滞留“众生相”:疫情下滞留海外中国公民现状③

2020年1月以来,新冠肺炎病毒由中国开始,逐渐蔓延至全球各大洲,各国先后进入抗“疫”状态。3月以来,中国海关总署、移民局、民航局的对外管控措施趋于严格,入境管控措施逐渐强化,重点防控输入性病例,主要措施为个人信息申报、大数据追踪技术运用、分级管控等,回国程序的繁琐和严格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海外公民的归国门槛。

随着国外疫情不断升级,民航局自3月29日起正式实施“五个一”政策。然而,政策一经出台,机票难求即刻成为常态。那些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面临疫情乌云与回国受阻的夹击,更别提经济压力、精神压抑、生活保障、签证有效期等重重困扰。

一方面,我们根据微博“微热点”搜索数据来源,对5月25日-6月24日之间的网络传播关键词数据进行统计与整理(如下图),发现“留学生”“新冠病毒”“机票”“航空公司”等词语搜索频率及热度较高,“归国”是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的迫切需求。

另一方面,我们根据“五个一”政策下各航司官网所公布航班计划的飞机型号,结合75%的载客率进行计算,统计得出每个月回国的航班载客量约为7.5万人。换句话说,目前尚在国外的留学生约有142万人,若按照“五个一”政策运营国际航线,即便仅仅运载留学生回国,也需耗费将近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如下图)。

近年来,我国留学人数持续增长(如下图)。4月2日,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指出我国海外留学人员的特点之一便是人数众多——据教育部门统计,我国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为160万人,目前尚在国外的大约142万人。

此外,留学生分布甚广——其中美国约41万,加拿大约23万,英国约22万,德国、法国约11万,澳大利亚、新西兰约28万,日韩约18万(如下图)。可以说,“五个一”航空政策下,“机票难买”成为最主要的滞留原因。另外,在第三方国家滞留的情况也不在少数,主要为中转地遭遇飞机停飞,国家封锁等突发状况,造成异国停滞。

除了政策因素影响,个人也会对潜在风险进行多方考量,如担心返途被感染、签证到期或不延签、经济条件跟不上,学业中断等,还要承受国内舆论无端的“污名化”。概言之,内外因素杂糅,使得海外留学生经常在崩溃的边缘打转。

世界银行《2017年移民和汇款概况》报告显示,早在2017年,中国外派海外劳工数量就已名列世界第四,为1010万人。而在前一年(2016年)他们向中国国内汇款高达64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582亿人民币,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6%(如下图)。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带来重要战略机遇,越来越多民工选择出国务工,且务工地点主要为东南亚、非洲、西亚、中东等发展中国家。这些为家庭打拼的勇士们,为祖国创造了大量的纯外汇。

但疫情当前,海外劳工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外语不通、对当地生活也不熟悉,他们的苦难多半不为大众所知:一方面是所处国家日益严峻的疫情与动荡的社会环境,另一方面是这些欠发达国家岌岌可危的公共卫生体系和医疗水平,再加之其缺乏充足的个人防护工具、对国内亲朋的牵肠挂肚引发焦虑,不擅长使用社交媒体发声而失语,甚至被拖欠工资难以维持生计……

他们挣扎在最底层,处在种种恐惧和危机中,身心两方面都缺乏足够的社会支持。据微信公众号“漂泊舞者之诗”所登载的系列文章,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喀麦隆、印度尼西亚、塔吉克斯坦、阿尔及利亚、南非、伊拉克、印度、柬埔寨、俄罗斯、埃及、菲律宾等几十个国家的海外华工均面临巨大的风险,甚至有一些华工已出现自杀行为。

犀利呱在微信文章中也指出,中国海外劳工缺乏明确的保护主体和社会地位,他们面临更为窘迫和更为危险的遭遇,呼吁更多社会的关注。

那么在此次疫情归国大潮中,还有一个人数众多、类别分散的群体则是这些出国旅游(或是探亲)的人群,其覆盖的年龄层、背景、国别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问题更趋于复杂。

艾媒报告显示,2010-2019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呈明显的上升趋势,2019年中国出境旅游已达1.68亿人,而近年出境游的选择也日益多样化(如下图)。

微信公众号“思德大数据”的博主对对女士是一位专业心理咨询师,5月下旬她组建了一个聊天群——“大华府回国群”,群成员接近500人,主要都是疫情爆发前去美国东部探亲的老年父母。这些老年人原本是短期赴美探望儿女辈、孙辈,却意外被滞留。

据对对女士介绍,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对当地疫情的恐惧和焦虑、所携带的慢性病药品(老年人普遍有三高病)已经吃完、思念在国内的老伴和其他亲人心切、在探亲的当地没有社交,无人沟通,生活不方便、不擅长使用社交媒体获得政策信息,航班信息、家庭代际冲突等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

每一个个体背后都有一个家庭,每一个个体都不希望被所属群体抛下。国门内外,你我同属公民,皆为同胞,谁都不该自恃为旁观者或局外人。无论是留学生、海外劳工,还是游客——这些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的困境应该被看见。只有当我们不被狭隘的视野和潜在的自私所掩盖,这种“不幸”的分割状态才具备解决的可能。